這位太太秀麗端莊,但,眉頭深鎖,幽幽地說:「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愛孩子,我做了一切我可以做的」。

他身旁的先生,學歷事業都順利,卻也雙肩下垂,感到很沮喪,似乎用他的肩膀同意著太太的話,說著:「我也有同樣的感覺」。

因為他們在小學的孩子,無心功課,沉迷3C,卻又極為敏感自己在同學眼中的印象,情緒起伏很大,常常無法進入校園。

很多爸媽,竭盡所能地愛孩子,想像著自己小時候想要得到卻沒有得到的愛,現在以身為父母的角色,全力地將這份想得到卻沒得到的想像中的愛濃濃的送給孩子:可能是孩子的要求,不管合不合理爸媽一概答應,沒有上限的去允許同意孩子的要求;但是全心全意努力的配合孩子之後,看到孩子不如自己預期的反應或乖巧模樣,很挫折,又會很快地變成指責孩子,而這樣的變臉,卻又讓父母自己停留在很多的懊惱跟自責當中,日復一日,互動循環之下,親子關係變得越來越緊張。

因為孩子的心也在爸爸媽媽不時的變臉當中,變得不可捉摸,跟爸爸媽媽的關係漸行漸遠,甚至衍生課業上、人際上或情緒上的議題。

《求生存的親子關係》

在薩提爾成長模式當中,常常我們會把「給出愛」,跟「給出自己」,混淆了!

「給出愛同時給出自己」那是在不一致溝通狀態下的討好,犧牲了自己的底限,眼裡只有對方的需要,一心只希望成全對方,不辭辛勞,犧牲自己,認為這就是完美的愛。

事實上這樣的愛,對方常常會感覺到有壓力,因為這是一種交換,爸媽可能會對孩子說:「我都這麼辛苦了,我全部的心力都在愛你,你為什麼還這麼不懂事?還不肯好好念書?」

父母大量的愛給孩子,想交換孩子的愛回來,孩子若是沒有如爸媽預期的回報,孩子自己也可能覺得內疚或罪惡感。

另外的情況也可能是,孩子無限上綱向爸爸媽媽表達要求,而在每次都允許情況下,孩子其實內在會有深度的不完全感,因為他要什麼有什麼,不知道界限在哪裡,孩子也不必學習自我負責,不需要有同理心去關懷體貼爸媽的心意。

《一致性的親子關係》

但是,若是爸爸媽媽對自己是一致性的,他們給愛的時候,是衡量過自己的時間、空間、體力與資源,給出愛的同時,尊重自己也尊重孩子,了解自己也了解孩子,照顧自己也照顧孩子,讓愛自然流動,孩子收到爸爸媽媽給出的這種愛,通常也會覺得自在跟充盈,也會想以尊重,了解,照顧,或是自律回報爸媽的愛。

因為爸爸媽媽在給這種愛的同時,保留了自己,不完美但是很真實,覺得愛是沒有條件的全心全意的愛。

健康的愛,是有力量的,是會產生影響力的,爸爸媽媽放在孩子身上的愛,就像是一個微弱的電波,孩子不時的會去調頻,接收這個頻道所送出來的訊息。

這個訊息包括,孩子知道爸爸媽媽真心愛他,他也會很真心的愛爸爸媽媽,他內在有一把尺,不想讓爸爸媽媽傷心,這份愛帶來尊重與了解,這會讓孩子對爸爸媽媽及對自己有深度的安全感,這份安全感會讓他漸漸長出內在穩定的自我價值,自信,他漸漸摸索出他的自我形象,他想要什麼,他會去思考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。

因著他真心相信爸爸媽媽,他願意接納爸爸媽媽傳遞給他的價值觀、道德、與行事標準,而這個標準將成為他日後自律,自我要求的一個參考準則,或行事方針。

《因著親職,走在獨特又珍貴的成長路上》

作為父母是一份榮幸,因為有機會讓自己,在與子女的關係中,從求生存的討好,指責,超理智,打岔等不一致性的溝通姿態,經由改變,轉化能量到一致性的溝通姿態。

那是一條極為獨特又珍貴的成長之路,在身為父母路上,不停接受親子關係與教養效能的挑戰,走回內在,不停釐清自己小時候作為一個孩子,內在不滿足的期待及深度的渴望是什麼,努力去整理並安頓過去的自己的歷程。每一段對過去的釐清,走過一次次安頓內在的歷程,回到眼下的事實,就比較有能力有機會釐清是為自己做,還是為眼前當下的孩子做。

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但這絕對是ㄧ件非常值得用心經營的事。因為唯有一位內在有著穩定自我價值感的父母,清楚自己的起心動念,才比較可能可以幫助孩子釐清他自己的起心動念,以及幫助孩子長成尊重自己,自信自愛,也尊重他人,珍惜他人的孩子。

這是一條任重道遠,生命影響生命的路,讓我們攜手一起努力前行!學習做個更好的人,學習做個更好的爸爸媽媽!

(作者按:第一段的故事,刪修原本親子故事,並揉和諸多家庭腳本,若您的情況或身邊友人故事雷同,敬請勿對號入座)

作者:吳貴君 諮商心理師 (台灣薩提爾成長模式推展協會講師)